董总、教总和雪兰莪中华大会联合声明

1986年4月9日:董总、教总和雪兰莪中华大会联合声明:


热爱自由及具有民主精神的马来西亚人民,一直以日益不安的心情关注着沙巴局势的发展。到了今天,所有关心时局的马来西亚人民已经非要站出来表示支持沙巴同胞的民主意愿不可了。我们认为,必须让沙巴人民在不受干预的情况下,选出自己的政府。

自从沙巴团结党在1985年4月的大选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之后,它的民选政府就一直面临着被反民主势力颠复的危险。因此,团结党政府不得不解散州议会,并宣布重新举行大选。

可是反民主份子却不敢与团结党一起去面对人民的裁决,反对诉诸于暴乱和炸弹,以求达致他们的政治目的。

令马来西亚人民感到惊异的是,反团结党的示威者在炸弹爆炸时竟然鼓掌欢呼,非法移民被利用来制造骚乱的事实以及暴民头子的庐山真面目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情况下,警方仍迟迟没有采取果断的行动取缔他们。

我们呼吁国阵政府立即揭发那些颠复及进行反国家活动的份子,并将他们绳之以法。国阵政府必须保证沙巴州的选举会顺利进行并尊重全体沙巴选民的意愿,让沙巴各政党在选举过后才决定是否要由一党单独执政或组织联合政府。

如果任何政党——尤其是名符其实的非种族性政党——在选举中赢得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从任何民主的标准来看,都没有理由说它是“不健康”的。因为它完全符合民主的实践。

而且,像那样获得人民委托的政党要修改宪法去限定一名半途跳糟的议员必须辞职,那也不是件坏事,这反将有助于创造较健康的政治气氛,以制止那些没有原则的政客利用人民的委托去大做政治交易。

虽然首相马哈迪医生说:“国阵是代表许多政党和种族,因此,没有一个政党有权独自改变联邦宪法”,但每一位马来西亚人都知道,在国阵里面、巫统显然是占着支配的地位。而且,国阵的多元种族联合的外貌与它的种族政治的实质不相符合。因为它所遵行的政治正是造成我国社会种族极化的主因。像国阵那样由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拼凑而成的联盟,是不可能成为国民团结真正持久的基础。

我们支持关于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来处理我国的宗教及种族课题的建议。

我们也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团结起来,支持沙巴人民的政治愿望及捍卫我国的民主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