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韩江中学董事长陈国平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韩江中学“将持续推行5年优质班学制”的谈话

董教总文告
2003年12月31日



董教总独中工委会针对韩江中学董事长丹斯里陈国平于2003年12月3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韩江中学“将持续推行5年优质班学制”,以及“正在等待独中工委会的回应,或可在不公开情况下进行斟酌,没有想到董教总却选择在公开场合伤害韩中”的谈话,发表文告如下:


  1. 对于全国华文独中的学制,本会重申坚持2003年12月28日,全体独中工委会会议所达成议决的立场,即:“华文独中的学制目前仍然维持3年初中、3年高中的六年学制。同时,坚持学生必须具备6年学程的资格,方能考取高中统考文凭试。”这项决议案,也符合《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4项使命中的第一项使命,即“中小学12年的教育是基本教育、华文独立中学为完成基本教育的教育”精神。

  2. 本会认为独中教育6年学制的设置,乃是依据青少年认知与人格发展的规律来考虑,以便让孩子有足够的时间在各方面(不仅智育)循序渐进地成长,奠定良好而稳固的知识与人格教育发展基础上予以设置的。另外一方面,独中6年学制的设置,也符合欧美、中台、日本等各大专院校的入学要求。

  3. 本会认为学制与学程是不同层次的概念,不能将二者混为一谈。对一些资赋优异或资赋后进的学生,基于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学校在校内课程设置上作出弹性的调整,让这类学生能以少于或多于6年的时间完成中学6年课程的学习。这类学生在经过本会审查后,以往都允许这类学生参加高中统考。可是这类课程设置弹性做法,绝不能视为学制的改变,正如过去小学小三优秀生跳班5年级,有关小学学制依然是6年;同样,全国多所独中设有预备班,有些学生以7年完成中学6年课程,有关学校依然维持6年学制。


    况且独中教育作为普通中学教育,其教育对象是针对全体学生,从整体独中学生来看,资赋优异或资赋后进的学生属于少数,作为少于6年或多于6年学习进程的特殊课程设置,并不符合大多数学生所应有的课程。

  4. 本会针对韩江中学董事长丹斯里陈国平在未经过与独中工委会取得共识及认同下,却于2002年11日1日,迳自向媒体发表文告,宣布韩江中学将从2003年开始,进行学制调整,将6年学制改成5年,即从中一到中五,但保留预备班,以容纳后进生。同时,也宣称这项学制调整,“意味着韩江中学将成为全国第一间将6年学制改成5年学制的独中”。2002年11月11日,韩江中学也再次未照会独中工委会的情况下,在华文报章以全版广告的方式,刊登改变学制消息。


    2003年11月10日,在认识到韩江中学这项学制改变,将会面对有关学生因学程不足无法考取高中统考问题时,以韩江中学董事会总务谢诗坚为首的韩江中学董事会及学校行政人员,才针对韩江中学改变学制的课题,寻求独中工委会的协助。独中工委会代表与韩江中学董事会代表在该次会议中,韩江中学代表认同在“事前未照会独中工委会相关负责人,即向媒体宣布学制的改革,已冲击统考,造成本会的困扰。同时亦对全国独中,尤其北马区独中办学者在招生方面带来干扰”。上述会议中双方也同时达成两项共识,即:


    (一)    韩江中学有必要自行向外界澄清“学制改革“的问题。

    (二)    请韩江中学进一步说明所提出之新学制、课程调整方案,然后提呈独中工委会议讨论。

    令人遗憾,在这项会议后不到一个月,韩江中学校长潘祖培却依然于2003年12月1日,通过报社表示韩江中学已经采取了5年学制,但保留6年学制,即5年制与6年制并存的做法。完全无视2003年11月10日会议的精神与共识行事。


    纵观整个事件的发展,韩江中学从单方面宣布做法,之后因出现问题寻求本会协助,最后又不按照会议共识行事,坚持已见,才是今天问题症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