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针对柯嘉逊博士出书指责董教总变质或背叛发表文告

董总文告
2009年7月11日



针对董教总新纪元学院前院长柯嘉逊博士出书指责董教总变质或背叛,董总在之前的5月27日以及6月5日发表了两篇文告,初步揭露和批判该书歪曲事实和虚构故事,破坏董教总的形象。他在7月7日发表文告再次捏造故事,破坏董教总前任和现任领导人,显示出他的顽固和狡辩。董总今日就此做出驳斥,发表文告全文如下:

  1. 柯嘉逊说董总在3个层面上变质:即董总传统理念的变质、董总处理事情的手段及董总领导人的素质导致董总变质。

    事实上,董教总的传统理念是坚持维护和发展民族教育,坚持争取民族教育的平等地位,坚持董总作为一个民间文教团体的独立性原则,即不卑不亢、“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在过去几十年来的奋斗中取得了轰轰烈烈的成就,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甚至在国际上也受到人们的激赏。柯嘉逊等人说董总的传统理念变质了,根据何在? 董总与马华公会、民政党等执政党联系谈商,目的在于解决华教所面对的问题。柯嘉逊所曾经担任院长和副院长的董教总新纪元学院有一、两层楼不也是由这些政党所捐献的吗?除了他们之外,我们一向来还与人民公正党的安华依布拉欣等重要领导人、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等领导人以及回教党的领袖保持联系,会面商讨关系到华教利益的事情,这些都是事实,何独只与马华公会谈商?会见有马华公会背景的副教育部部长或副高教部部长就是变质,就是被收编,那么,同样道理,去年308大选之后,我们拜访了民联执政的几个州政府,随便什么人,高兴的话,也可以说董教总和民联走在一起,被收编了。这是把我们民族教育的伟业当作儿戏的一种幼稚病,是彻头彻尾的歪曲和诬蔑董教总独立性立场的谎言。这不但说明柯嘉逊喜欢空口讲白话,无的放矢;同时也暴露柯嘉逊过去和董教总一起时怀着的是另一种心思。

  2. 诉求工委会“搁置”7点诉求而不是“收回”,柯嘉逊刻意歪曲事实。搁置与收回是两个性质上不同的概念,各有不同的内涵。

    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出版的《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资料汇编(1999-2002)》清楚说明出席最后谈判的工委会有八名代表,以谢春荣、刘锡通、陈松生三位律师为主,另有数名人士协助。双方接触之后,多番经由母体研究才逐点作出决定。他们认为搁置7点诉求,是纾解当时令人担忧的紧张种族情绪的比较好的方案,以避免我们的社会在种族课题的纷争下陷入不可收拾的局面。这是一个正确的、集体的决定。2001年1月10日,雪华堂董事会表态赞同搁置7点诉求。1月18日,谢春荣、吴建成、黄进发等人在新山并且为此向华社作了汇报。

    2000年10月1日,柯嘉逊在郭全强主席的祝福下升任新纪元学院院长。2005年5月28日,董教总教育中心第六届董事部第四次会议一致通过延长院长的聘约至2005年12月尾,并将成立一个由郭全强、王超群和叶新田博士组成的小组,以物色新任院长人选。7月17日,郭全强主席辞董事长职。2006年,柯嘉逊获延聘一年。柯嘉逊是一个不吃眼前亏的识时务者。他知道在这个时期要是指责郭全强和董教总背叛或变质的话,必然会有些什么后果。

    但是,2006年10月,柯嘉逊就蓄意歪曲事实,指诉求是由董教总领导,而不是事实上的“诉求工委会”在领导;柯嘉逊认为“搁置”7点诉求是在向暴徒投降,是非常羞耻的事。现在,柯嘉逊不谈诉求在整体上所取得的成就,甚至不顾当年诉求工委会早已严正驳斥过马来前锋报及马新社等非华文媒体把搁置7点诉求歪曲为收回的事实,柯嘉逊又再重复非华文媒体说过的话,把工委会“搁置”7点诉求说成是“收回”,他这是向当年诉求工委会,向联署华团的公然挑衅和冒犯!他甚至歪曲事实说是郭全强主席违背工委会会议的决定向巫青团妥协而做出收回的。

    事实证明不是董教总在变质,而是柯嘉逊的机会主义的真面目在逐步暴露。他的充满假话的著作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3. 中英文本不同版本问题。
    柯嘉逊抄袭《李光耀回忆录1923·1965》中的话来为杨培根在中译本上加油添醋作辩解。事实上,《李光耀回忆录1923·1965》和《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都在《鸣谢》一章中对中文和英文版本不同的情况作了清楚交待,尤其在后者,李光耀指出:“对华文译稿做了大量的修饰工作,务必使译文忠于原著”。

    杨培根、谢丽玲翻译《新纪元学院事件:董教总的变质》,没有在书里交待中文版本与英文版本有所不同,而是经过读者揭发后,才提出各种可笑的说词。柯嘉逊企图对不很了解董教总的英文读者说一套,而对华文读者又讲另一套。黔驴技穷,为了狡辩,他用一个假话套上另一个假话,企图欺骗舆论及愚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