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教育部公函所指出的一项不利华文教育权益的“历史协议”问题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于2012年6月12日,针对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和教育部公函所指出的一项不利华文教育权益的“历史协议”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声明如下:


我们手头的文件显示17年前准备1995年教育草案时,国阵成员党及相关非政府组织及马华公会当时的领导都是同意接受当时的历史协议或契约。

尊贵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强调,由于受限于教育法令、政策、过去的决定和历史协议,被绑手绑脚,因此他虽身为教育部长,无能为力。可见17年前的历史协议或契约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根据文件显示当年的国阵成员党也同意。假如马华公会受委托调查,是不具公信力,也不公平,因为马华也是国阵成员党之一。



假如调查结果显示历史协议或契约不存在,是假的,伪造的,那就是说明尊贵的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在说谎。同时也在指责教育部的高官在捏造事实,伪造文件,破坏教育部官员的信誉。我更担心的是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有关文件和会议记录有可能被有关人士隐藏或销毁,对华教造成不可挽救的损失。

我们要得到17年前历史协议或契约的全面解密,虽然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但我们不愿放弃我们的权益。我们仍然希望在获取得所有有关“历史协议或契约”的全面解密后,争取在平等合理的对话条件、一劳永逸地解决华教长期面对不公平不合理的困境,祈愿能挽回民族教育的重大损失。

在我国建国历史上,华族最大的悲痛莫过于权益的丧失,这些权益包括了政经、文化与教育。假如有一小撮人,在政治的短视与妥协,将会造成后人可能永远都无法挽回的损失。所以个人有政治信仰与立场,但在攸关民族大业的关键时刻,任何的歧见,都必须抛弃,全力以赴,为族群的权益斗争。


我认为华文教育权益,是不可以作为政党政治利益交易的筹码。不管什么人都没有权力背着华教团体和广大华裔群众,立下不利于华教的历史协议。捍卫华教权益是董总的责任,我必须义无反顾地将它揭露出来。

要证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和教育部秘书长公函所指出的“历史协议”,是首相、相关的教育部长、副教育部长以及牵涉在内的国阵成员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