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秘书长傅振荃发表文告,批评马华公会一些领袖不断地“政治化”董总,企图把董总拖进政党政治斗争的范围,转移反对教育单元主义政策的视线,是不会得逞的

董总文告
2012年6月29日



最近许多马华公会的一些领袖,对董总掀起了一阵声讨的叫嚣。他们认为董总在华教问题上选择性攻击马华公会,损害到他们的形象和政治利益。他们的文告,千人一面,言不及义。实际上,整个问题的中心在于当局长期以来实行不利于华教的生存与发展的单元主义的教育政策和措施。承认不承认这个事实,反对不反对单元主义教育政策,是判断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是真心诚意,或者是半心半意,还是口是心非,骨子里在反对维护和发展母语教育的基本人权的标准。任何言行其目的在于企图转移或是模糊这个单元主义的教育政策和措施这个中心问题的话,董总必然要加以揭露和批评。


由于关丹没有华文独中,当地和州内上百成千年幼的华小毕业生,不得不远离家门,到外州华文独中继续升学;家长们为他们的孩子的健康和安危,而牵肠挂肚;关丹华教人士也以保送的方式,补贴到外州华文独中求学的学生,以减轻这些家长的经济负担。为此,关丹华社急于要求设立一所华文独中,并且向当局提出这个申请,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了。当地参与华教工作的人士,有不少是马华公会的元老。允许办一所华文独中的一纸公文,当局至今还未批下来,到底是一所什么性质的中学,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就在此时,有人冒出了华文独中不符合国家教育课程纲要,要设立新模式独中的言论,在这种情况之下,谁不心里在嘀咕?

520大会上,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指出,关丹华文独中分校,首相原先已经给予祝福,5月21日,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证实确有其事。迫于形势,5月22日,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以1995年存在所谓华教契约或共识,华文独中不能增办,只能维持现状,来拒绝设立关丹华文独中。对此,马华公会领袖们保持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沉默。

5月29日,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出示了一封教育部公函,要求确认其真实性,并认为涉及者的行为意味着典当华教利益。

邹寿汉先生扮演了一个吹哨人的角色,指出这种共识或契约其实就是一条单元主义的教育政策的体现,它是完全不利于华文教育整体利益的东西。

要是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是随便找个借口,向首相搪塞一阵,其实并不存在所谓华教契约或共识的话,作为政坛老手的马华公会领袖正好利用这个时机,和董总配合,争取关丹华文独中的设立;假如真的曾经作过如此的承诺,就应该及早回头,为时未晚。但是他们把政治利益看得高于民族教育的利益,他们平白地放弃了这个良好时机。

马华公会领袖当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透明似的,只在退休了的人马华领袖之间问来问去,这是在转移视线,推卸责任。

6月14日,副首相兼教育部长再次证实:不增建华文独立是共识。但是,他把这个“共识”推前到1961年的教育法令。这个“一推”,使马华和巫统都觉得脱身了。拿督斯里蔡细历说他还在学校的初中念书;拿督魏家祥说他还没有出世。换句话说,他们不得不承认长期以来当局实行的是一条单元主义教育路线,这是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马华公会副总会长曹智雄指责董总“对马华公会建国以来极力捍卫和推动华文教育的工作视而不见”的说辞,是何等的荒谬!马华公会的领袖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在单元主义教育路线淫威之下,自己对民族教育应该怎样做才能真正尽了自己的责任。只要坚持母语教育的立场和态度,纠正一切错误的言行,树正何惧影子斜,董总的批评怎么会损害马华公会的形象呢?

必须指出,马华公会领袖们应该停止在他们的声明中,不断地“政治化”董总的企图。他们想把董总拖进政党政治斗争的范围,转移反对教育单元主义政策的视线,这是不会得逞的。董总始终坚定地站在维护和发展华教的立场,坚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方针,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全力以赴,为关丹华文独中的真正实现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