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主席叶新田在董总与各州属会第86次联席会议上致词

日期: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0时
地点:砂拉越古晋中华第一中学会议室


各位同道,大家早上好。

欢迎各位同道远道而来,出席董总与各州属会第86次联席会议。感谢东道主砂州董联会为这次会议的成功召开所付出的努力,请大家给砂州董联会一个热烈的鼓掌。

去年10月,我们在玻璃市州召开联席会议,至今已超过半年。在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由于时间的关系,一些问题我不能详细地报告,我只能稍微带过。

昨天,在砂拉越华校董联会会所,董总与砂拉越董联会领导人就关丹中华中学以及统考事宜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与会者一致认为,既然受到教育法令的限制,统考不能开放给非华文独中生报考。砂拉越董联会领导人建议董总致函关丹中华中学董事会,促请他们尽快向教育部争取修改批文。在批文修改后,才来商讨其他的问题。到时董总将会给予全力支持和协助。

董总没有抹黑教总。董总仅仅是针对教总6月4日发表的文告里对董总的指责做出回应,以厘清事实。我们难以理喻的是,教总不在内部商谈,反而选择发表文告,对董总隔空放话。针对关丹中华中学事件,分别于5月18日和5月24日举行的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常委会和全体工委会议都有提出报告和讨论。为何身为独中工委会署理主席的王超群校长竟然声称不知道此事?

6月7日教总代表大会通过的第8项提案也认为,关丹中华中学的批文存有问题。因此问题的源头是在于教育部,而不是董总。教总不应该回避向教育部争取修改批文的工作。董总促请教总与董总并肩,枪口对外,协助关丹中华中学向教育部争取修改批文。

去年11月,董总在极短时间内,成功主办“1125和平请愿大会”,坚决反对贯彻单元主义教育政策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获得超过2万人和700多个团体踊跃出席支持,发出强烈的人民心声,通过两项提案呈予政府。

今年2月,董总主办新春团拜,有四、五千人出席。首相纳吉和朝野政党领袖受邀出席了活动。首相纳吉的访问被形容为“破冰之旅”。在筹备期间,我们通过适当管道和首相作了沟通,着重讨论3项华教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即(1)全面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2)批准在新山、昔加末、八打灵再也和蒲种设立4所华文独中分校;(3)重新检讨和修正教育大蓝图。

4月1日,董总代表团与纳吉首相会谈,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上述3项华教迫切课题,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解决。不过,大选投票前夕,纳吉宣布政府批准在巴西古当,设立宽柔中学第2所分校,即延续“宽柔中学模式”设立分校。这是大家努力的成果。

5月5日,全国大选进行投票。选举结果显示,两线制的格局获得进一步巩固。纳吉内阁成员的组成状况引起我们的关注,今后几年里,这会给华教带来怎样的影响,希望各州属会代表们提出看法。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来,当局在不公布《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情况下,已经大力实行这个蓝图。这是我们面对的一大挑战,华教危机必将凸显,我们绝不可粗心大意。

但是,正如我们在3月30日,在已故林晃昇先生的公祭文中所表达的,我们坚持华教的立场,毫不动摇地奋斗下去。

现在,关丹中华中学批文问题,是一个关注焦点。我想就这个问题和大家多谈一些。

对于关丹中华中学批文问题的发展情况,请参阅发给大家的几分资料,其中有:
(1)    5月23日华教工作者座谈会所通过的6点共识,已经在5月24日董总常委会议接受通过;
(2)    《马来西亚前锋报》和英文《星报》最近对董总发出的无中生有的攻击性文字;以及
(3)    6月4日教总的《建立共识,妥善解决关中问题》声明,以及董总6月5日在《坚持立场,处理华文独中建校问题》声明里作了回应。

教总在6月4日的《建立共识,妥善解决关中问题》声明里提出要建立共识。建立什么样的共识呢?我们认为共识的基础如下:

  1. 首先必须承认,根据教育部批文,关丹中华中学是一所“私立国民中学”,不是一所华文独立中学,违反了关丹申办华文独中和平大集会的“520决议案”精神。批文强制规定,关丹中华中学必须依据国民中学课程(KBSM/KSSM),教学媒介语为国语,报考政府考试(PMR、SPM和STPM),作为批准办校的条件。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
  2. 所以,必须先进行修改批文。假如不事先修改批文,批文必将成为一个紧箍咒,对华文独中教育的生存与发展带来深刻的危机。
  3. 所谓“枪口必须对外”的原则,必须建立在先修改批文的基础上,绝不能把矛头对准坚持修改批文的董总,也绝不能把华文独中和统考置于砧板上,让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得逞。


关丹中华中学批文是整个争议的关键,是一切分歧的由来。假如连在这三点基础上,都没有办法取得一致看法,那又如何取得共识呢?

那些所谓教育部批文“内容含糊”的说法,是虚构说法和假议题。所谓“一边建校,一边厘清批文”,是建立在假议题的基础上。更加荒谬的是,教总建议董总“扮演领导和监督的角色,并成立一个委员会,以拟定各相关的办学条件,包括必须采用的课程和媒介语等等”,说到底,教总要董总成为“一边建校,一边厘清批文”的“护法”,为作为单元主义教育政策旗子的“私立国中”背书,陷董总于不义。归根结底,教总的目的是企图回避修改关中批文争议的核心问题。

关丹中华中学董事部曾经来函,要求双方就关中的办学理念进行交流。董总的基本态度是,关中只有先争取修改批文,才能谈到其它问题。这也是5月23日华教工作者座谈会的六点共识之一,也是隔日董总常委会议的决议。关丹中华中学董事部应该清楚这一点,否则,任何谈商都不会有成果的。

今年3月13日,华总会长方天兴、教总主席王超群、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和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等人,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会谈。当天,方天兴引述慕尤丁说词,如果“关中模式”成功推行,未来将会考虑在其他州的增建申请,方天兴明确表明“关中的建设会依据批文内容进行”,“关中办校任重道远”。

这彻底暴露方天兴等人声称的“一边建校,一边厘清”或“一边建校,一边争取修改批文”的说词,是骗人的幌子。

因此,所谓的“关中按批文办校而任重道远”,表明是在推销和推广“私立国中”取代华文独中。这是非常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行为,无异于替当局执行单元主义教育政策“最终目标”,打开蚕食华教的缺口,其后果足以毁掉全国现有60所华文独中,破坏各地区争取申办华文独中的工作。

这不是所谓的“把握机会建独中”,而是制造机会给当权者贯彻单元主义教育政策“最终目标”。

我们密切关注和坚决反对方天兴的不利于华教的言行,并发表文告揭露和批评方天兴的言行。但是,为什么教总会看不到这个严峻的事实,以至于公然为方天兴辩护呢?

董总吁请各界必须认清和坚决反对,教育部实行不利于华文独中的政策和措施。尤其是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早于2011年宣布制订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时,曾表示关注《1956年拉萨报告书》的教育政策是否已经全部落实和达成的言论;在2012年曾多次表明存有“不增加华文独中数量”的历史协议,华文独中只限60所,要前进发展则须改制为国民型中学,华文独中不符教育政策而不被纳入《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现在,有鉴于当局步步逼近,董总强烈要求有关人士和党团,万勿推销和进行“关中私立国中模式”,让当局有机会改制华文独中,并与董总一起消除华教存亡危机。他们不应该忽视华文独中面对的改制危机,听信政客、高官或国会问答的口头保证,跌入温水煮青蛙的陷阱,进而麻痹和失去警惕,而酿成大祸,后悔莫及!

今天的局势,使人想起六十年代华文中学改制前夕的严峻局势。1960年代,在威迫利诱下,许多华文中学遭遇改制,政客和高官作出许多骗人的承诺,鼓吹和推销华文中学改制,对华教造成巨大的破坏。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在2000年,马华前任署理总会长及教育部前副部长李孝友先生,在晚年病逝前,针对他当年大力鼓吹华文中学改制,公开向华社道歉。李孝友表示,他要谈过去的惨痛经验,向大家道歉,因为他被误导,而误导华社,他要负起责任,不逃避责任,他很痛恨欺骗他的人,他很天真地就受骗,而来骗大家!


现在有些人为了鼓吹“一边建校,一边厘清批文”,竟然把新纪元学院和关丹中华中学的批文混为一谈。

大家不妨重新翻阅董总、独中工委会和教育中心1996年和1997年工作报告书,就会明白,新纪元学院申办的过程始终保持着高度的透明性,集思广益,群策群力的。那里像关丹中华中学那样充满着黑箱作业,而且是骗话连篇。

举例说,志期2012年6月15日的申请书才提呈教育部,竟然这么“神奇”在同一天获得内阁原则上批准。

同年6月15日,申办书交上去了,填写的是一所将另行注册的全新的中学,而不是原先要申办的吉隆坡中华独中关丹分校。当事人在6月17日,甚至在8月以后,还三番几次公然向报界说申办的是隆中华独中关丹分校,实行双轨制。

实际上,新纪元学院和关丹中华中学的办学批文,情况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新院是在《1996年私立高等教育机构法令》下获准创办,批文并没有造成华文独中改制和统考的危机。

但是,关中是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设立的“私立国中”,如果接受其批文和所谓“关中模式”,则是打开缺口,对现有60所华文独中和统考带来严重危机,破坏今后争取申办华文独中的工作。

去年8月1日,方天兴声称“关中批文没有问题,不强制考SPM”,并表示“我们是在认为批文没有任何问题下,才会接受,否则我们绝不会接受关中在有条件限制下设立。”

现在,关中董事长方天兴既然已经承认批文存有问题和有条件限制,同时强制规定必须考SPM,他就应该履行上述“绝不会接受有条件限制和有问题的批文”的诺言,尽快争取修正关中批文,否则又再次失信于华社。

董总循众要求,在今年5月24日的董总常委会会议上决定,联合彭亨董联会和彭亨州华团,择定适当的日期和地点,依据“5.20”大会决议案的精神,重新启动在彭亨州申办华文独中的工作。

这个决议的精神在于说明,关丹人民早前要求申办一所华文独中的斗争已经再次受到不应有的挫折。因此,现在必须重新启动2012年“5.20”和平请愿大教会的决议精神,再次出发!

今天分发《关丹中华中学批文争议专辑》一书,对关中来龙去脉及问题关键有透彻分析,并回答有关问题。

最近,我与一批华教同道赴“爱尔兰之行”,将与爱尔兰有关当局探讨为华文独中培训英文老师之可行性。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结束,最后我祝愿大家身体健康,工作愉快,祝这次董总与各州属会联席会议成功举行。谢谢。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PDPA 接受 Accept 拒绝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