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主席叶新田在关丹举办的“反对《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内不利于母语教育生存与发展的政策与措施”汇报会上的讲话

日期:2013年10月5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7是30分
地点:关丹丹荣品味饮食中心

大会主席暨彭亨华校董联会主席卢宇廷先生,
在座的各位董总常委会同道,
各位关丹及各地区的华教同道,
各位嘉宾,记者朋友,
大家晚上好。


刚才大会主席卢宇廷先生已经把今晚汇报会的主题和目的向大家谈过了,至于《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的主要内容以及董总对它的批判,等一会儿我的同道邹寿汉先生将会向大家作详尽的分析。在这里,我想就董总在反对教育大蓝图的策略行动、当前所面对的困难以及这场斗争的前景问题,提出一点意见与大家交流。

《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的精神是延续《1956年拉萨报告书》、《1961年拉曼达立报告书》、《1961年教育法令》和《1996年教育法令》,里面充满着歧视和不利于华文教育的条文。它们的中心思想和本质是一致及连贯的,实行单元主义教育和同化政策,主张我国最后只有一种源流学校,非常不利于各源流母语教育的生存与发展。

《1956年拉萨报告书》的单一源流学校“最终目标”已经在国民型中学、英文中学、英文小学和教会学校实现,接下来则通过《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在幼儿园学前教育、华小、淡小实行实现单一源流学校“最终目标”,尤其是在13年内使华小和淡小逐步边缘化、变质和消亡。因此,我们必须站稳立场和采取行动捍卫母语教育权益,坚决反对不利条文。

只要我们回顾过去,就可看到当局贯彻“最终目标”的活生生例子。例如,《1961年教育法令》对华文中学带来灾难,彭亨州8所华文中学的命运遭摧毁。这种惨痛的经验,州内华教同道应该会有深刻的感受。我想顺便在这里提一提,1975年,董总举办了第一次全国华文独中统一考试。政府在《1979年内阁教育报告书》作出回应,该报告书提出“必须授权考试总监禁止任何一项被认为违反或破坏国家利益的考试”。所谓的“违反或破坏国家利益”,是一种很笼统的说法,它给了当权者任意诠释的机会,打压华文教育。

我们曾吁请华社各界,不要听信一些高官和政治人物的“口头保证”谎言。目前,在教育大蓝图课题上也出现许多的所谓“口头保证”,各界万勿上当,掉入陷阱。

面对着《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不利母语教育的政策和措施,我们的态度基本上是:一、不怕,不妥协;二、坚决抗争;三、必须紧紧地依靠广大民众,群策群力;四、争取一切同情和支持母语教育的各民族各政党各阶层人士,结成一条广泛的统一战线;五、根据主客观条件,开展有利于母语教育的斗争形式。

凡是要进行一项社会运动,总是要形成一定的社会舆论。华文教育是属于民族大业,涉及每一个家庭的基本利益。因此,必须让大家明白,《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对母语教育的危害性,在民间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舆论,兴起了捍卫母语教育的信念和意愿,而且这还不够,更要有决心和行动。

这就是当前董总号召进行百万签名运动,以及到各地汇报的原因。之前在华社中出现一些杂音,造成一些人不理解我们的抗争意义和迫切性。但是,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华教人士和群众觉醒起来了,其中一个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总有一些团体和人士,尤其是年轻人,主动向我们领取签名表格,到各个角落去找人签名。华社中到处都有这样热心的朋友,这使我们感动,不要小看这一点,这就是星星之火,可以变成反对大蓝图的燎原之火。我希望各州董联会和各区发展华小工委会加强工作,更广泛和深入地推展这项捍卫母语教育的运动。

翻开过去的华教奋斗史,我们的前辈都是依靠各方民众的支持,才能度过一道又一道的难关,才能使华教继续生存与发展到今天。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已经发现,有一些团体对于维护华教不像过去那么热心和积极了。因此,很多华团的领导人已经看到了华教面对的危机,因而发出团结维护华教的呼吁。这些领导人和我们对《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持有同样的认识和感受,这是好现象。我相信,在民众的压力下,那些在今天仍然表现不积极的人士和团体,假如他们不准备放弃自己的历史责任的话,不愿意在民众中变得孤立的话,他们将会被迫行动起来的。

这就是我所提到目前面对的困难和一些令人感到乐观的地方。

教育部在教育大蓝图定稿中只是在一些非原则性问题上做文章,玩弄文字游戏。我们要求修正危害母语教育生存与发展的政策和措施,教育部都加以漠视。因此,我们必须继续暴露大蓝图实行单元主义教育路线的企图,指出它不利于民族间的融合与团结,不利于国家的进步和发展。

在过去,我们曾经极力地反对“一种语文、一种教育源流”的最终目标,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警惕着,揭露它的阴谋和危害性。尽管教育部曾经再三地改变手法,但是,都不成功。在过去这种例子很多。这说明,我们一定要有高度警惕性,不要听一些人吹起来的催眠曲,一定要团结在董总的周围,坚持团结,反对分裂。

长期以来,华教就是跟单元同化政策进行抗争,才能得以继续生存和发展。华教先贤曾经留下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必须学习华教先贤的坚决抗争精神。华教事业是正义的事业,符合人权原则。因此,民族同化政策是落后的,不得人心的,肯定会遭遇到失败的。

1996年8月6日,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在答复《马来西亚前锋报》集团总编辑佐汉惹化的访问中提到国内民族团结问题。马哈迪说了一段值得所有人深思的一番话:“时代已经改变。过去我们着重同化。很多国家都不再致力“同化”的现象,即使经常谈论着‘根’的美国也如此。因此,若我们欲回到同化的问题,可能会很艰辛。如果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就必须另先想办法,促进种族间的联系。诚如德•波勒《水平思考》所言:‘如果不能横越马路,那我们不妨找可以抵达目标的另一条路。’”

虽然马哈迪并没有完全根本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他毕竟承认,过去政府所实行的同化政策已经遭到失败的事实。这证明我们华教先辈坚持的民族平等,教育平等的立场和态度是正义和正确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教育部还要继续贯彻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呢?当然,这里面有复杂的因素,但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由于一些人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贯彻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可以保护和巩固这种既得利益。因此,他们违逆潮流,顽固地贯彻单元同化政策立场,打压华教。

因此,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我们必须看到成绩,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奋斗的勇气、信心和决心,群起行动起来。

我的谈话就到这里为止,谢谢大家。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PDPA 接受 Accept 拒绝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