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财政预算案》工作坊 董总主席天猛公拿督刘利民讲词

日期:2016年7月23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1时正
地点:马华大厦M楼会议室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
中总总会长拿督戴良业、
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拿督斯里方天兴、
教总主席王超群校长、
拉曼大学副校长尤芳达教授、
拉曼大学郑明瑜教授,
以及各华团代表与专家学者,

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要感谢主办单位邀请董总出席今天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备忘录》工作坊,并提供平台给本会提呈一些建议,以表达本会对2017年财政预算案在教育发展方面的意见与看法。

教育是一国之本,所培养的人才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对国家未来的发展影响深远。可是,诚如砂州首长丹斯里阿德南所说,我国的教育政策朝令夕改,教育部每次换教育部长,都推出新的教育政策,这不但让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感到混乱,也直接影响了全民的教育素质。我非常认同砂州首长的看法,教育政策不能反覆无常,说改就改,任何教育政策的推行,一定要坚守公平、合理的教育民主原则,不能随着个别的政治人物的变迁而随意变更。这种缺乏全面、长远的教育政策规划方式,所引起的种种行政偏差,除了教育工作者、学生和家长怨声载道,最终还会导致城乡教育水平差距扩大,造成我国的教育素质一再滑落,甚至落后于其他东南亚国家。

回顾历史,教育强则国家强,是人类社会近现代以来,后进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客观规律。面对现实,强国必先强教,是推动国家迅速发展,提升国家竞争实力的必由之路。长期以来,华社投下了无数的精力去捍卫与维护华校的生存与发展,为了办好华文学校,华社出钱出力协助国家推动教育发展,所捐出的款项甚至被视为华社的第二所得税。在另一方面,有关当局也必须为此而承受和面对很大的社会舆论压力。这种长期无形的对峙局面,耗费了国家的资源,拖延了教育发展步伐。有鉴于此,为政者应有高瞻远瞩的魄力,配合国内外局势的演变,全面检讨对各源流教育的基本政策。

在此,董总促请中央政府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必须秉持对所有公民一视同仁的角度,在教育方面做到公平与公正,对现行的单元化教育政策改弦易辙,从而平均配置教育资源及发展拨款给我国各类中小学,让我国各源流学校都能享有同等的待遇。不能因为家长选择让子女接受华小教育,而遭到中央政府在财政拨款上的歧视,从而影响公民子女的受教权益和福利。正所谓“取之人民,用之人民”,本会认为政府的资源属于全体公民所有。国家教育资源,应该让全民皆能享有。因此,政府有义务和责任拟出一套透明、完善的教育拨款机制,公平且合理地对待各源流和类型的学校。

针对政府所发布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华小发展拨款从原本的1亿令吉,遭删减成5千万令吉,本会深感失望。该拨款数额与国小的4亿5千万令吉发展拨款相比之下,不论从学校间数或学生人数,每间华小和每位华小学生平均所获得的拨款,都远远不如国小。本会也多次发表文告提出了本会的意见和看法,要求政府及教育部严正看待。

华文独中在我国的教育体系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些年来,华文独中为国家培养了不少人才。这些人才不仅在我国各领域协助推动国家发展,有的更以个人的才华扬名海外,把我国市场推向国际化。截至今年6月,全国华文独中学生总人数已从2015年的82,608人增加至84,363人。增幅为2.12%,增加了1,755人。这也证明了华文独中在我国教育领域的地位依然受到社会的肯定。可惜,这一切并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珍视。更为遗憾的莫过于中央政府似乎忽视了华文独中的贡献,因此并没有拨款以及批准有需要的地区增建华文独中。此事已限制了我国华文独中在日后的持续发展。

在国民型中学方面,针对中央政府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所宣布出5亿令吉的教育设备发展和维持经费,至今并未明确公布其拨款分配金额。这让关心国民型中学发展的华社大众“心急如焚”。

如果说教育是国家发展的基石,教师就是奠基者。有好的教师,才可能有好的教育。 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必须办好师范教育。然而,师资短缺问题屡屡发生,导致我国各中小学长期面对师慌问题,进而在学生学习进程以及人力资源方面带来直接性的影响。教育部在处理师资调派的事情上,更是差强人意。华小频频面对不谐华语或非华裔教师被调派到学校执教已经是最好的证明。此举不但将造成我国华小特征面临变质的危机,而且还会降低我国教育的素质。国民型中学更因华文资格师资短缺的问题,剥夺了我国华裔子弟在中学阶段以正课方式学习母语的权利。有些学校甚至需要另聘外来的母语班教师(Pupils’ Own Language, POL)在课外时间教导学生母语知识。

在师资培训与管理方面,本会促请中央政府拨款恢复华小以华语为主要培训媒介语的师资培训课程,设立完善的培训制度,设置华小师范机制,聘请足够师训讲师,录取足够师训学员,改善教师调派机制,从政策和制度上根本地全面解决华小师资短缺问题。此外,在中学教育阶段方面,本会促请政府应增加拨款并设立更多渠道,包括恢复在师范学院或教师教育学院,以及国立大学开办相关课程,聘请足够师训讲师,录取足够师训学员,以培训足够的合格华文师资给国民型中学和国民中学,同时把华文班和中国文学班纳入正课,解决这些学校长期面对的华文师资短缺问题,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

尊师重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一个国家重视不重视教育,首先要看教师的社会地位。我国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亟待提高、教师的地位有待加强、教师培养培训管理机制需要完善。能否造就一支师德高尚、专业精湛、结构合理、学习型、学者型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是我国教育发展中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总的来说,我国的政治现实与民意基础常常无法有效整合,甚至背道而驰,特别是华社在争取基本权益时,尽管必须仰赖执政成员党的配合以进行沟通、谈判与争取,但一些政党被寄予厚望时,华社无不期望其基本权益能得以维护,但是常事与愿违。

很多时候,在观念上我们不得不接受政治的现实;可是在行动上我们太依赖妥协而放弃原则。我想问,教育是否可以“讨价还价”?是否需要通过哀求以获得施舍?既然我国政府是全民的政府,是各民族的政府,那么在施政上就应该以照顾全民教育的发展为出发点,财政预算案在教育的拨款上也应惠及全民,制度化推动各源流教育的发展。唯有解放思想,开拓创新,锐意进取,扎实工作,我国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才能开创新的局面。
谢谢。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PDPA 接受 Accept 拒绝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