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校计划》·《学生交融团结计划》·《宏愿学校计划》

 

 

说明

首相马哈迪于2018年6月底出席在大马驻印尼大使馆举办的“与马来西亚子民对话会”上,再次提出“宏愿学校”政策,顿时引起我国华社巨大的回响和担忧。“宏愿学校”早在敦马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就已提出,时隔多年再次重提,各地社团及华教组织纷纷提出反对的声浪。

敦马认为要达到种族团结,学生在“同一屋檐下”学习有助于达到这项目标,殊不知因此而引发了华社的重重担忧。华社反对宏愿学校的“同一屋檐下”概念,绝不是要“隔离”各族学生或反对国民团结,而是因为宏愿学校的的各源流学校“同一屋檐下”概念,会被人利用来落实《1956年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

一、 宏愿学校计划的来源和历史背景

《宏愿学校计划》旨在把各源流小学集中在同一个校园,假借“国民团结”之名,实行《1956年拉萨报告书》“最终目标”之实,最终以国语(马来语)作为各源流小学的统一教学媒介语。

《1956年拉萨报告书》主张逐步落实单元化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即最后只有一种源流学校:国民学校(马来文学校),把各族孩子纳入以国语(马来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教育体系。一旦“最终目标”得以落实,华文学校和淡米尔文学校则不复存在。

“最终目标”的形成,主要是受到马来中心主义和民族国家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文、一种文化”的政治思想影响。《拉萨报告书》更特别强调,落实“最终目标”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必须逐步推行”。许多教育措施就延着这渐进方式,逐步落实“最终目标”。《综合学校计划》及其翻版《宏愿学校
计划》,就是其中逐步落实“最终目标”的措施。

《宏愿学校计划》(Program Sekolah Wawasan)的来源可追索到1985年《综合学校计划》(Program Sekolah Integrasi)、1994-2000年教育部主要工作目标(Sasaran Kerja Utama Kementerian Pendidikan 1994-2000)、1995年和2000年《宏愿学校计划》。

 

详情可参阅以下PDF档:


 

 


其他相关连结: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PDPA 接受 Accept 拒绝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