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教育的國族建構

作者:廖珮雯 (自由撰稿人)

許多華裔選民或許會以為,509大選後,希盟政府或會為各方面改革。無奈的是,希盟政府上台10個月以來,仍然身陷種族、宗教方面課題,任何課題只要能連結到種族與宗教,就會被民粹打回原形。

這無疑讓期待改革的選民極度失望,甚至對獲得權力,掌握資源分配的希盟深感不滿,而那些一朝得勢的政治人物開始露出不同嘴臉,以致對外發表的談話和前朝政府如出一轍,舊酒裝新瓶。

最近,一名68歲華裔老人因涉嫌在社交媒體侮辱先知,被警方拘留後釋放,此舉引起穆斯林強烈反對,甚至恫言將發動更多示威。

凡事只要和種族宗教劃上邊的,都會引起不同族群的激動情緒。同樣的,華社的承認統考議題,也在馬哈迪在與星洲的專訪中,被導向與華巫經濟不平作連結,結果教育課題變成種族課題。

 

可見,改朝換代之後,團結一致反貪污、反裙帶、反朋黨的政治理想,在新政府各朋黨忙著結黨結派,重新分配到手的政治經濟資源後,選前提到的改革願景都拋諸腦後,取代的是將宗教、種族、教育、經濟、政治全都混為一談的意識形態。

 

而最大的社會分歧被被認為是因為種族的不同,以致社會無法達致共識和衝突不斷,實際上是經濟和政策的族群差別待遇與不平等,讓整個社會彷佛時光倒流回到20年前,馬哈迪任首相的90年代。

 

朝野政黨再次在馬來族群內製造華人這個「假想敵」,只要有任何議題觸犯底線,即馬來人特權與宗教,馬來社群就充滿歇斯底里的叫囂,而社交媒體讓這種情緒擴散得更甚,群眾陷入一片意見抒發、宣洩情緒的非理性狀態。

 

巫統和伊斯蘭黨在兩場補選持續操弄種族宗教情緒得逞後,希盟政府也開始回到強調馬來特權、土著議程的老舊課題,最後「新馬來西亞」很有可能將永遠不會出現。

 

種族宗教課題之所以如此輕易被操弄,除了源自不平等外,國民教育在塑造國族想像也扮演重要角色。現在處在汰舊換新、大破大立的時代,希盟政府應從教育著手,在公民教育課程確立馬來西亞人的角色,或可為社會帶來新氣象。

 

希盟政府掌握政府資源,既然教育能塑造意識形態,通過改革國民教育內容,建構馬來西亞公民的國族認同,建立公民意識是長期性的工作,但將是滴水穿石的方式,取代種族主義意識形態。

 

說到底,509大選能換政府,只是全民要把貪腐的前朝首相推倒,但完全沒有任何充滿遠景的政治論述能說服全民達成一致共識,而大破大立的時代,需要緊抓機遇的政治家,切勿為了眼前短小的政治利益走回老路。

© 2019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接受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