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有得,民间有失 

作者 / 杨善勇(时评人)

一生致力推动两线制度的工程,此时此刻,如果林晃昇先生在天之灵有知,看到希望联盟替代国阵上台,入主布城,首次执政中央;他是高兴,还是感伤:我们得到之后,开始失去了什么?

身在民主的前线,晃昇先生想必认识,因为国阵在509兵败如山倒,华裔为主的国、州议席,也正是如此,得失参半:丰收之余,民间原有的那股制衡力量,因此大大地消减。

民间里高举民主的中坚组织,许多因此转向沉寂,噤若寒蝉。不但这样,不少独立自主的华团,如今也有不少执政党的党员了。举例言之,领导隆雪华堂的秘书处,如今是一位公正党员。林晃昇先生看到这些,他是舒坦,或是黯然?

坚守底线的林晃昇先生想必不能适应了:那些学生运动出身的年轻领袖,何以愿意接受献议,得到朝廷的重用?有者甚至出任部长和副部长的秘书与助理。这么一来,年轻一代的声音,渐渐被集中在一处。

楚河汉界,阵线分明了,终身为民权上下奔走的晃昇先生,心里一定惘然了:一个个专事人权、宪法的法律明星和本科学者,如今怎么亦不例外,各站一边?卡巴星之子的哥宾星当上了部长,谁来替补他在公庭之上的狮子吼?

既然如此,灯下怀想,夜里细思,林晃昇先生必然心有戚戚,独自神伤了:今后小市民的日常生活和作业之中,万一遭到执法的不公乃至司法的冤屈,恐怕要自求多福了。

民主的理想,就是这么一回事吗?遥望这片土地一言难尽的魑魅魍魉,林晃昇先生苦苦地追问,世界怎么变得让他措手不及:那些本来志在揾事的枪手,他们开始急速转向,投靠对岸。

尽管此乃个人的选择,但是,不幸的是,民意所思也为之淹没,再也没有管道申述了不同的异见。黑暗的夜空,再没有满天的星星,相互争辉,只有一轮单调的明月,映照大地。

那么,晃昇先生,怎会甘心这样的结果:每逢网络另辟蹊论,沆瀣一气的希盟拥趸和随扈,则赶在第一时间群起围剿,一哄而上,火力全开,尽情羞辱。深感压力之下,作者为了自保,唯有噤若寒蝉,不问时政。

犹糟的是,曾经反应一流的在野党YB,现在都掉落在希盟线上。听闻政策的魑魅魍魉,读及条例的嗤之以鼻,身份转移了,这些议员反倒力挺到底,似乎没有感受任何一丝民意的苦痛。结果,磨蹭拖沓,拉拉扯扯,一切皆一再(被)转圜。

何况,林晃昇先生知道,魏家祥既不是《延禧攻略》的魏璎珞,刘华才也不是高雄市长韩国瑜。思虑这些,马华和民政想要大步回来显然不易。怎么补给一系列所失之真空,十年光景是保守的估计。两线制离开这个国家是越来越远了。

© 2019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接受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