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东渡冲击沙巴政局
作者 / 谢光量(隆雪华堂青年团团长 )

第14届全国大选前,退党的巫统议员和领袖兵分两路,西马由马哈迪创立土著团结党,东马沙巴则由沙菲益创立民兴党。

大选期间,土团党上阵半岛,民兴党领军沙巴。虽无明文规定,但两党如此的安排算是某种合作协议或已大致共识。这合作协议意味着民兴党是土团党在沙巴的政治伙伴(代理),土团党不会在沙巴驻兵插旗,民兴党可以在沙巴执政。

这种政治合作宛如改朝换代前的砂拉越州。砂州的主要执政党是土保党,巫统和土保党的合作协议即土保党支持巫统(国阵),巫统不会东渡砂州,把执政权交予土保党。虽然本届大选后土保党因联邦政府改朝换代退出国阵,但至今巫统仍未进驻砂州。巫统或意识到他日若重新掌握联邦政府政权,巫统依然会得到土保党的支持。

此外,1990年前,巫统也不曾东渡沙巴州,当时的主要执政党是沙巴团结党,仍是国阵成员党。巫统东渡沙巴的决定,始于沙巴团结党在1990年大选提名后宣布退出国阵,被时任副首相嘉化峇峇形容为“在背后插刀”。1994年沙巴州选后,虽沙巴团结党掌握多数议员,但巫统策动议员跳槽,打垮团结党,组织新政府。

全国一共有222个国会议席,东马的国会议席共57席或占总议席的25.68%。过去60年里,沙砂二州向来是国阵的定存州数。由于地缘区域政治因素,政党联盟若要夺取联邦政府政权必须“东成西就”。

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和民兴党共获122个议席。如果没有民兴党的8个国会议席贡献,第14届全国大选的改朝换代并不会如此稳定,甚至可能无法成立新政府。如今,马哈迪应沙巴巫统退党议员的要求,在沙巴成立土团党,四处招兵买马,成立区部,某种程度上算是“背叛”了选前与民兴党的合作协议或共识。

土团党立足沙巴州给以民兴党和沙选民的信息或是沙巴政坛开了一道门让土团党进入,民兴党日后可能会被取代。沙巴土团党接收8位沙巴巫统退党州议员,或为日后沙巴政局不稳留下伏笔。

沙巴一共有60个州议席,第14届大选成绩宣布后,国阵获得29席,民兴党、公正党和行动党也获29席,立新党得2席。随后国阵获得立新党的支持,慕沙阿曼宣誓成为首席部长。惟隔天民兴党获6位国阵议员跳槽,与公正党和行动党掌握沙巴州议会35个州议席,从慕沙阿曼手中夺取州政权。8位巫统退党议员被土团党招安,使得沙巴执政党议席增至43席,掌握议会三分之二优势。沙巴是继槟雪丹丁柔砂之后掌握三分之二议会优势的执政党。

上世纪90年代民间开始提倡两线制,花了近20年才有2008年否决执政党国会三分之二优势,花了近30年的时间才实现我国首次政党轮替。马哈迪不断招降巫统叛将,明显是为了壮大土团党,离掌握国会三分之二优势更近一步。在野党否决国会三分之二看似无法维持,我国无法摆脱执政党再度掌握国会优势?

执政党掌握议会三分之二的趋势不利政党制衡和民主发展,也意味着失守议会制衡力量,免不了会令人产生忧虑。不过,目前的在野政党毫无明显的进步价值与意识,操纵的议题尽是种族与宗教。我们不能只为了制衡或宣泄不满而把更多主张单元的保守的在野党议员送进议会。

我国的选民必须鼓励和提倡更多元、开明和进步的价值,以便促使政党改变保守右倾的意识与路线。这是为了使往后的政党轮替更有意义。

 

备注:本文为“纪念林晃升逝世17周年公祭暨华教行”系列文章之一。由董总及雪隆董联会组稿,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组织立场。

© 2019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接受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