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新路向、新论述

作者:房怡谅 / 董总和雪隆董联会联合供稿

 

前言:

我国华文教育过往都处于救亡图存的局面,因为《拉萨报告书》消灭华文教育的「最终目标」随时会落实,但随着509变天,独中破天荒首次获得拨款,承认统考也似乎出现希望。

唯民间反对声浪仍然强大,友族对政府部门使用华语文感到异常敏感,如今华文教育从受压逼者摇身一变,成为威胁国语地位、动摇国民团结,以及破坏族群和谐的强大「假想敌」。

种族政治的乌云仍然罩照着社会,族群之间猜忌与陌生仍在,大马多元社会正处于十字路口,在进步与保守之间徘徊,华文教育该何去何从?华教要如何才能与其他源流共存共荣?

 

一、主文:

华文教育在我国已存在200年,无论在英殖民时代或联盟与国阵时期,华文教育都是在打压的逆境中成长,因此以往华教运动诉求都是防御性论述,如捍卫华教、保护华小等。

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文化中心秘书长陈亚才表示,华教运动的奋斗方在1950时期定调为「保卫华小、支持独中、发展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过往是指独立大学,现在是新纪元、南方、韩江三所民办大专。

今天检视华文教育的发展,1290多所的华小没有减少,60间华文独中也赢得社会认同,加上新增两间柔宽分校和关丹中学,三所民办学院也升格大学学院,可发现华教整体成果不俗。

 

民办学院新方向

陈亚才说,如今国内拥有700多间私立学院与大学,当中办学较出色的有30多所,中、港、台、新等也到大马抢学生,欧美大学因要争取国际排名,也非常欢迎外籍学生申请入学。 

现在华裔子弟只要成绩比较出色,就有一堆国内外各种大学奖学金等着申请,如今华裔子弟所面对的烦恼是升学选择太多,与过往华裔子弟升学无门,华教被打压的情况是截然不同。

新世代是在华文教育稳坚发展的年代下成长,他们对90年代以前华教被打压的「悲情」是没有体会与感受,现在诉诸「华教危机」、「捍卫华教」等民族主义等论述已不合时宜。

如今民办大专面对挑战更大,新纪元等初衷是要解决华裔子弟升学无门的困境,但如今民办大专已不必然是华裔家长与学子的首选,科系专业、未来出路、教育品质等实用性考量才是。

也因此,建立「完整母语教育体系」的目标虽已经达成,但如何让这体系维系下去却形成新挑战,民办学院该如何转型才能获得华社的认同? 新的「完整母语教育体系」方向何在?

 

友族进华小 是危机或转机?

另一方面,华小的办学成绩也相当成功,全国超过90%华裔家长把小孩送进华小,并且越来越多友族小孩在华小就读,如今全国华小有15%(约10万人)以上「非华裔学生」。

陈亚才直言,如今华小大体上已没有生死存亡的危机,未来华小的友族学生只会越来越多,这里的「新华教问题」值得我们讨论。简言之,这到底是华小的成功,还是华小变质?

有者认为,华校学习风气与纪律相对较好,吸引友族家长认同华文教育,让华小变成真正的多元共存;另有者保守认为,过多友族学生会让华小变质,以及拉低整体学习水平。

陈亚才表示,如今无论政治时势与社会格局都已改变,华教运动面对的是截然不同的挑战,如今华文教育已进入新阶段,因此必须作出调整告别华教悲情,提出新论述与新方向。

 

华教需要新论述

陈亚才道,所谓「论述」是指一套完整理念的诉求,在理解新局势与新挑战之后,对华文教育的重新思考,倡议新论述并不是否定过往方针,而是在时局改变下引领华教走向新路向。

他指出,这绝对需要公开讨论和集思广益,打造华教新路向是一个长期工作,董教总应该召开工作坊或讨研讨会,从广大的华教基层到中央领导,去同商讨出新的华教方向与定位。

他直言,从50年代至今,华教的论述都是以动员华人为主,而友族对于华教知之甚少,也因此虽然统考已落实43年,但友族社会仍存有「独中使用中国、台湾课本」的错误认知。

在新局势下,让友族对董教总和独中有完整与正确的认识,让华社的华文教育看是否能发展成「全民的华文教育」,让华教面向全民和跨族群交流是下一步必须做的事。

他也指出,统考引起友族的讨论是个绝好的契机,其是否能转型成为像GCE或A-Level那般专业的中等教育学术认证文凭,是否可以开放全民或有条件开放,都应该进行探讨。

现今时代,无论华小、独中、民办大专整体上都没有面临倒闭的困境,反而办学皆有不错成绩,所以捍卫华教等诉求已不合时宜,如今华文教育面对的挑战,是要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他总结,无论华小是否接纳友族学生、统考的开放与提升、民办大专如何与私立大学区隔,跨族群该如何展开,这全都需要重新讨论,唯有应因时局变化,才能维护华文教育的竞争力。

 

副文一、马来世界匮乏的华教论述

时评人林宏祥指出,过往的华教论述多数从华人角度出发,用以动员族群本身内部成员而已,如果使用马来文在网路搜寻统考或华文独立中学,其资讯根本就付之如厥。

华社不能怪马来人反对华教与统考,因为既使有开明马来人想了解统考与独中课题,网路上能找到的都是错误理解或抹黑的阅读材料,华社过往缺乏对友族传达华教理念与诉求。

 

华教需解构友族错误迷思

他直言,母语是基本人权或统考学术水平全球承认,这些论述与事实都无庸置疑,但站在友族角度,这种「中华文化教育」这到底关马来人什么事呢? 承认统考对「国民团结」意义何在?

大马允许单一族群拒绝国民教育和建立「完整外语教育体系」,这已是非常包容了,难道还不够吗? 更进一步而言,华社有能力为华校盖华丽堂煌的校园,为什么还要政府拨款?

并且,泰国、印尼等华人都融入当地族群与文化,为什么大马华人坚持「纯正中华文化」的诉求? 为什么华社无法好好掌握国语? 连国语都说不好,为什么一直争取更多教育资源与权利?

林宏祥直言,马来网路社群数年前流传一个影片,内容显示几位草根出身的华裔国州议员,使用蹩脚与粗俗的马来语在议会问政,这影片当时在友族社群造成很大的冲击。

他表示,由于资讯不足和缺乏沟通与对话,加上华教长期被抹黑,上述这些迷思的确是主流马来社会里对华社与华教的错误认知,而这些挑战都是华社与华教人士必须回应与对话。

除了母语与人权等诉求以外,华教人士必须提出更有说服力的论述,去说服马来社群为什么要接受华文教育成为大马多元的一环,为什么多元对马来社群有利,对他个人也有利。

他指出,董总争取统考的策略是捉紧中央不放,但也可以尝试地方包围中央,像509执政后的马六甲和霹雳州政府皆承认统考,加上之前的雪兰莪、砂拉越与槟城,已是非常好的成果。

他认为,其实可以给地方政府更多的肯定与掌声,如果董总能跟进这条路线,深耕最不敏感的地方政府,鼓励更多的州政府仿效,肯定能加乘放大地方承认统考的能量,也让中央放心。

 

希盟政府缺乏多元共识与论述

另一方面,虽然509之后巫统独大的旧局已破,但新局未立,希盟各政党之间对多元族群和华教课题没有共同的理念与论述,让华教课题变成只有行动党在做,而且只是为做而做。

林宏祥指出,希盟内部似乎对多元族群政治也是缺乏理念和论述,诚信党青年团团长沙尼韩占就曾公开表示,如果华社要求签署ICERD的话,就必须以废除多元流教育作交换。

他表示,先不论沙尼韩占是否理解ICERD条约的真正含意,但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如果华社或其他族群要争取平等权益,那么请先接受同化。

另外一个例子是,来自土团党的财政部副部长阿米鲁丁韩查之前接受电视台专访时,被问道财政部拨款200万令吉予新纪元大学学院之事,副部长竟然拒绝回应与评论此事!

林宏祥道,从这可以明显看出,希盟的领袖们对华教课题是没有共识,因为他们对华教课题没有认识,在面对马来社群质问时,他们没有办法理直气壮侃侃而谈。

他直言,希盟内部需要对多元文化有多一点的讨论,凝聚多元教育理念的共识,以及未来开明教育施政方向,不要让友族部长尴尬面对马来社群时,只能谈土著权益与宗教课题。

他也说,针对上述许多马来社群对华教的迷思,我们当然可以提出许多有力的反驳,例如母语是基本人权、华人缴税比例最高、华人勤奋地推动国家发展、英语实用价值更高等。

他表示,这样的回应最终还是落入各自表述主张与坚持立场的喊话,这还是与马来社群没有交集,因为这还是没有友族最期盼的爱国之心和尊重国语。

他指出,华教问题可以从友族和国家的角度作开放性讨论,例如华教为什么要建立「完整母语教育体系」? 除了中华文化,华教是否有传承本土文化? 华社是否接受国民学校开设母语班?

他强调,如今华教必须告别悲情,并且要走出去面对友族,告诉友族华教的存在价值,例如接受华文教育的孩子更有竞争力、更积极的人格特质,以及文化涵养和纪律等。

华教必须走出文化保垒,走入真正的多元文化社会里面,要展文化的自信让华教成为全民教育,因为如果不走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

 

副文二、关注国语的华教运动

承认统考与华小的存在,是否会影响国民团结?国民大学(UKM)研究员陈穆红表示,它的本质是一个教育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但在族群政治框架当中被操作成政治课题。

从事族群研究的陈穆红表示,我国各族学生学习第二语言时都遇到困难,教育部有统计指出,2010年的SPM仅有23%马来学生考获英语优等,印裔学生则有35% ,华裔学生为42%。

这显示了我国教育体系的外语教学存在了非常大的问题,学生没有办法在课堂的学习下掌握第二语言,而这涉及了教学的方式、学习的态度、教育资源,以及学习的兴趣等。

过往华教运动在与政府交涉时,主要是谈大架构的问题,即多数在政治和政策面向,并且经常被炒作成为种族政治课题,但对于教育的问题却鲜少碰及,而教育本身的问题才是关键所在。

她指出,华教人士经常说独中「三语并重」,但实际上三语有多重? 三语之间有主次之分? 独中以华语为主,而马来语和英语需要学到多好? 华教人士这些教育问题从来都隐而不谈。

她认为,这些才是教育问题,才这是应该要被关注的重点,例如华教人士应该很明确地列出目标,协助华小学生掌握基本程度国语,以及协助独中生在毕业前能运用简单流利的国语。

她表示,华教运动在捍卫中华文化之余,是否也可以关注华小生国语水平? 将华小生拥有基本国语能力列为华教奋斗目标? 民间与国家共同携手解决国语(第二语言)学习这个教育问题?

华教运动过往为友族诟病之外在于仅注重华语文,但若华教主动关注国语,从教育的角度让华裔学生都能掌握基本国语对话能力,这是爱国意识的展现,这将让种族主义者无从炒作课题。

过往华教运动的名言是「以建设对付破坏」,如今在新的局势下,华教运动更应该「以实践解构抹黑」,用实际的行动去关注与协助华裔子弟的国语学习,也更加切合华教多元文化的论述。

陈穆红强调,学习国语和英语不是指无限上纲地投入资源和时间,而是参考CEFR(欧洲共同语文参考架构)明确要求掌握基本程度即可,让语言学习订下一个明确的程度与可达成的目标。

她也说,中学是形塑个人价值观最重要的时期,如果这时候让青少年接触多元文化洗礼,那这将会成为其一生重要的文化资源与资产,但可惜我国没有这样的平台提供给各族青少年共处。

很多青少年因为无法好好掌握第二语言,没有信心与友族交流,又不习惯和不同文化的人相处,因此久而久之就会躲入舒适区,错过多元文化激荡的机会。

 

华教新课题

1.华小越来越多非华裔学生,是华教受到认同? 还正华小变质?

2.民办大专学府该如何与私立大学作区隔和竞争?

3.华教要发展成「华人的华文教育」,还是「全民的华文教育」?

4.统考是否应该开放全民?或逐步开放?

5.承认统考对「国民团结」意义何在?

6.多元文化的存在是否影响国语地位?

7.华教运动在捍卫中华文化之余,是否也能关注华裔学生的国语学习?

 

----

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CEFR)

 

是欧洲委员会对外语学习

等級)

© 2019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接受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