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民族国家迷思,走向多元文化

摆脱民族国家迷思,走向多元文化

作者:江伟俊(文教工作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实教会我们很多,让人们体验与了解独裁专制的可怕、种族主义的恐怖,以及单元排外所要偿付的惨痛代价。随着殖民主义退却,民主人权抬头,国际社会逐步肯认多元,接受多元。只有尊重包容多元差异,各族群才能和谐共处;歧视排他否定多元,必将引发族群纠纷。

 

反观马来西亚,建国至今社会本就多元,却被禁锢于单元国家体系之下,长期水土不服,以致族群与宗教问题纠缠难解。前朝政府致力于国族打造工程,试图以多数族群语言文化整合社会,欲建立一个马来西亚国族。

 

然而,单元政策却以多元现实相悖,土著与非土著二分法严重分化社会,催化族群意识,进而彰显族群界限。是以,我们是否已认清事实,抑或仍然固步自封,自怨自艾国民依旧分裂不团结。

 

这将是新马来西亚不可逃避的问题。但,我们是否已有准备摆脱既有魔咒禁锢,放开心胸真实地接受、拥抱多元?

 

多元文化主义的发芽

 

后殖民时代,族群意识兴起。大熔炉的同化政策再也无法有效处理社会冲突,遂渐提倡肯认与包容差异的多元文化主义取代。多元文化的“文化”属广义意涵,即包含语言、宗教、族群、习俗等,藉以形塑不同的社会群体,争取群体差异权利。

 

一般而言,社会弱势群体将以集体形式要求少数族群权利。民族建国初期,单元同化思维盛行,少数族群地位并不平等,亦长期受到制度性歧视与不公待遇。是以,在多元文化主义之推进下,少数族群纷纷援引人权民主之法则,要求政府开放文化、语言与教育空间,合理对待各族群的公民权利,甚至拟定扶弱政策以协助少数族群的文化保存与发展。

 

成立至今,联合国大会、教科文组织与少数族群与语言权利相关的公约与宣言共17份、建议案8份。以量而言,少数族群权利可视为国际社群关切的课题之一,尤其在教育层面。其中,在掌握居住国官方用语的同时,学习和使用自身的母语乃是“不可剥夺、基本的语言权利”,是建构语言人权的基本条件。其中,《世界语言权利宣言》、《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与《仁川宣言》皆强调各族的文化特性,以及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

 

以欧洲大陆为例,社会构成相对多元,一国多数群体乃为邻国之少数族群。独尊单一族群的社会政策必然巩固族群分垒,分裂社会,甚至引外交纠纷。这非臆想而是历史经验,即此欧洲各国逐渐开放拥抱多元,推动欧洲共同体,以及各项多元文化的条规与政策。

 

自1975年到1998年,欧洲区域发布多份保障少数族群权益的文件,如《海牙有关少数族群教育权利建议书》、《奥斯陆有关少数族群语言权利建议书及说明》、《关于少数族群语言之欧洲宪章》等,扩大少数族群文化的包容与认可,令教育获得制度保障。

 

民族国家的迷失

 

然而,多元文化主义在马来西亚未如国际与欧洲步伐同步推进。强调“单一语言,单一文化”的马来民族主义者常以国情不同简单否定欧美实例,对于邻国案列也仅取对其论述有利之表象。

 

若分析其观点实有盲点,往往以偏概全。其中,在高唱新加坡单一国民教育体系时,却选择性忽略其多元的官方语言政策;在强调泰国同化政策的效力,却对泰南伊斯兰分离主义视而不见;在称赞印尼语的普及性时,却不谈其相对平等的社会政策。选择性的论证主宰着马来西亚主流观点,局限讨论的幅度与取向,以致仍然困在“国民团结”之中。

 

参照历史发展轨迹与国外案例,多元才是团结的基石。多元中的团结并非幻想,而是全球化之下的国际趋势,国家之常态。一味要求少数族群放弃族群特质,附庸于主流文化并不可行。

 

专制集权与政策偏差将滋生社会冲突的火苗,进而付出了高昂的社会成本。同化政策已无法回应现今民权盛行的年代,反而弄巧成拙而衍生更多的社会纠纷与冲突。

 

提倡语言包容性

 

即此,马来西亚政治与公民领袖理应放开现有局限,加入多元想象,展现多元语言的尊重与包容,方可摆脱现有桎梏与国际趋势接轨,带领马来西亚进入新的境界。国语已是社会通用语,其地位毋庸置疑,只是各人掌握程度之差异。

 

须认清与接受的是,马来西亚社会乃多语社会,语言掌握程度必然有差,语言混杂实属正常。要求所有国人无差别精通国语可谓缘木求鱼不切实际。

 

母语与第二语言本就有差,语言本为讯息传递之工具,又何必要求人人出口成章。再者,语言程度乃依据需求不断增进或递减,过度强调实毫无意义。

 

马来民族主义主导建国议程已六十余年,应是时候认真地反思与检讨。国际社会日益开放多元,面对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现实,我们是否还需坚守与独尊单一语言与文化?

 

也许,一些人坚称族群争议频全因单元政策推行不力,那我们何须谴责铁腕镇压罗西亚人的缅甸政府?据此,唯有拥抱多元文化,加强对多元语言的包容性,一个新马来西亚才会真正实现。

 

※ 配合“华教新路向”的提出,华教运动需要有新思维、新论述。有鉴于此,董总邀约本地知识界,针对新政局下的华教运动,撰写系列文章建言,惟作者观点不代表董总立场。

© 2019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使用cookies来了解您如何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并藉此提升您的使用体验,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 如您继续使用和浏览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以上使用cookies的目的、更新的隐私条款 和 使用条款。
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revised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个人资料保护 接受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