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教总退出华总《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的原因

1997年4月21日

 

董教总退出华总《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的原因。

1997年4月20日董总常委及教总常委召开一项联席会议,专题讨论有关《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事宜,会中经过再三研议,一致决定退出《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并将以董总及教总主席的名义致函华总总会长吴德芳先生通知上述决定,同时把副本呈交《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主席傅孙中先生及各小组成员。董教总针对《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发表文告如下:

董总与教总自从去年11月18日决定参与华总于同年11月17日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华团文化大会上所鼓掌通过的《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简称《文化工作总纲领》)初稿的充实工作后,即组织董教总的《文化工作总纲领》专案小组进行工作。今年正月17日,董教总向华总《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提呈了题为“承先启后,共创新局”的对《文化工作总纲领》的《总体意见书》。尽管《总体意见书》在提出后曾被华总《文化工作总纲领》专案小组主席傅孙中在报章上指为“无具体建议”,使小组在修改初稿方面“无所适从”而一度引起争执,然而在随后于1月25日召开的《文化工作总纲领》专案小组第二次扩大会议上,董教总的《总体意见书》基本上受到肯定和接纳。特别是《总体意见书》所提有关指导总纲领的拟就与落实的“一个共识、两点精神、三个基础、四项原则”之看法,均获得与会者的一致接纳。

凭着1月25日扩大专案小组会议所给予的认可与信心,董教总专案小组续于3月初向华总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提呈了一份题为“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副题为“承先启后,共同建设马华文化”的《文化工作总纲领》修订稿。有关文件也容纳各团体于《文化工作总纲领》初稿被接纳后再提呈的各方面的补充意见。

但是,就在董教总着手草拟上述修订稿时,1月29日《南洋商报》登了一篇署名“草根”的《对董教总〈总体意见书〉一些反弹看法》的文章,极尽歪曲、攻击及涂黑董教总立场之能事。事后的调查显示,此篇恶毒扭曲董教总形象的文章乃由华总一名高层领导人亲手交予某报馆并要求刊登者。尽管如此,考虑到1月25日《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第二次会议的友好气氛及对《总体意见书》普遍认可的现象,董教总决定自我克制,不对草根的谬论予以批驳,以免节外生枝,并继续争取在扩大专案小组会议上解决问题。因此,董教总的《文化工作总纲领》修订稿可说是一份严肃、认真、全面、深入的文件。它体现了鲜明而坚决的立场,并以严谨而精简的论述形式展现一份纲领性文件所应具有的指导性与实践性特点。

但是,在3月8日召开的《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第三次会议,董教总的修订稿遭到了一些与会者莫名的批评与反对,整个会议气氛与前次大相径庭。尽管董教总代表在许多方面作出不少让步调适,却无法满足这些反对意见。最具讽剌的是,在第二次会议上获得与会者普遍认可并记录在案的4点基本原则和精神(修订稿的第2章节),却遭遇到不可理喻的抗拒,令人愤慨莫名。会议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不欢而散。

然而,更坏的事态发展接踵而至。在3月9日留台联总的一项理事会议上,华总总会长吴德芳先生慷慨陈词,自责身为“主人”的华总过分尊重民主,扩大组织,邀请更多的华团提供意见,可是这些受邀前来作客的“客人”,却在“主人”家里“乱丢石头”,把这份原本已接受为“定稿”的《文化工作总纲领》改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

至此,情势已经明朗:在华总总会长心目中,华总与其他华团总机构之关系是主宾关系,绝非平等关系;而基于历史使命感的驱策,毅然积极参与《文化工作总纲领》之充实工作的董教总,则被形容为向华总“丢石头”的恶客。看来董教总的确是一厢情愿,自讨没趣。

3月25日,董教总代表出席《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第四次会议,在覆准前期议案时针对许多片面的、不符实情、不利董教总的会议记录文字提出不满和抗议。在猜疑、紧张的议事气氛中,不少与会者陆续离席,这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然而这要怪谁呢?在接下来的会议中,《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却将董教总之前提出的《文化工作总纲领》修订稿搁置,而提出由游若金博士所草拟的方案,董教总的代表只好答应把他的建议带回来加以考虑。

然而,经过多方的考虑,董教总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基于华总领导层,尤其是包括华总总会长在内的三两位领导人缺乏诚意及气量去容纳异见;同时也基于华总始终不能在关系民族重大利益的课题上接受华团之间应集思广益、平等协商及共同决策的原则,董教总别无他择,在4月20日召开的董总及教总常委联席会议上经过再三研讨后,一致决定退出《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

从参与到退出,前后共5个月,董教总《文化工作总纲领》专案小组本身共开了8次会议,而董总与教总常委也为此事开了5次联席会议,间中夹杂着多次的汇报与研讨。充分认识到许多参与扩大专案小组的专家学者与机构代表都怀着赤诚的心意,抱着奉献的意愿参与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然而他们的良好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董教总当前的中心任务乃在于民族教育的捍卫与建设上,尤其是后者。华小需要董教总去关怀,独中需要董教总去改革,新纪元学院更需要董教总去创设。所有这些都要求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及大量的时间和精神。基于文化与教育之间具有唇齿相依的关系,董教总认为有必要也为民族文化的建设效劳,因此义无反顾地调动人力物力参与《文化工作总纲领》的充实工作。但是,今天既然华总已经表示受邀的华团是来乱丢石头的客人,董教总只好识趣而退了。无论如何,董教总在修订《文化工作总纲领》的工作上,迄今也不毫无成果的。为了向华社负责,向历史交代,董教总准备将对《文化工作总纲领》的修订稿,在经过检讨补充之后,将之印成册子,广为寄发予各社团和热心人士,让华社作出判断,也让历史有个见证。

基于上述各项理由,董教总不得已退出《文化工作总纲领》扩大专案小组,无论如何,董教总将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及形势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联系与团结广大华裔同胞和组织,为民族文化教育的发展而努力。

在涉及民族和国家根本利益的大是大非的课题上,董教总从来不会逃避现实或回避责任,而是会想方设法,团结一切有效力量去捍卫这些利益。董教总希望与华总致力于消除彼此的分歧,并在其他领域继续合作,为华社与国家作出各自的贡献。